生活方式是肠道菌群的威胁:奥茨人(Ötzi)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点-华东公共卫生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生活方式是肠道菌群的威胁:奥茨人(Ötzi)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点

[日期:2019-11-01] 来源:SD/华东公共卫生  作者:华东公共卫生 编译 [字体: ]
为了健康

     奥茨人肠中菌群

Date:October 18, 2019

Source:Università di Trento

      肠道微生物群是一个微妙的生态系统,由数十亿的微生物,特别是细菌组成,它们支持我们的免疫系统,保护

我们免受病毒和病原体的侵害,帮助我们吸收营养和生产能量。

      西方工业化进程对其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一点对奥茨人肠中发现细菌的研究得到了证实。1991年,奥茨人是从意大利与奥地利接壤的奥茨阿尔卑斯山的冰层中发现的天然木乃伊。Eurac研究所的科学家检查了木乃伊的细菌样本,证实了特伦托大学的研究人员的发现,他们分析了来自各大洲6500多个个体的肠道微生物基因组。

      特伦托大学先前的研究表明,在西方国家,微生物组的细菌含量与肥胖、自身免疫和胃肠道疾病、过敏和其他复杂情况的增加有关。在今天的细胞寄主和微生物研究中,来自特伦托大学的Cibio和波扎诺/波岑的Eurac的研究人员也证明,西方和非西方或史前微生物的区别在于,处理肠道复杂和植物纤维的某些类型的细菌减少。

      这可能是工业化进程造成的。毫无疑问,饮食的改变,现在高脂肪低纤维的饮食,城市环境中久坐的生活方式,新的卫生习惯的发展,抗生素和其他医疗产品的广泛使用,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安全,但也影响了我们微生物群的微妙平衡。

关于这项研究

      波扎诺/波岑的Eurac研究所的科学家对冰人的DNA进行了测序,并确定他的一组细菌,而特伦托大学的研究人员将其与当代非西化人群(特别是来自坦桑尼亚和加纳)的微生物群进行了比较,他们不习惯加工食品,也没有西化的卫生习惯和生活方式。他们的发现令人惊讶。

      这项研究特别关注的是Copri普雷沃菌,一种在我们肠道中发现的微生物,它是最具代表性的。Copri在30%的西方个体中存在。

      特伦托大学Cibio的阿德里安•泰特(Adrian Tett)的研究协调员尼古拉•塞加塔(Nicola Segata)解释说:“首先,我们发现是黄斑潜蝇它不是单型物种,而是由四个不同但相似的分支组成。”然后我们注意到,这四个分支中至少有三个几乎总是出现在非西化的人群中,但在西化的个体中却不那么普遍。如果是这样的话,通常只有四个分支中的一个。我们推测西化的复杂过程对这种细菌的逐渐消失有相当大的影响。我们的假设得到了欧洲研究中心木乃伊研究所(Eurac research)的Frank Maixner提供的古代DNA样本分析的证实。冰人的内脏里有四个Copri分支中的三个。这四个分支同样存在于一千岁以上的墨西哥人粪便标本中。我们仍然不知道微生物群的这些变化在生物医学上会产生什么后果,这些微生物群在最近几十年里进化得相当快,而它在在(某一地区)聚居的人体在基因上却几乎保持了几个世纪的不变。”

      泰特说“通过这些‘古老’的样本分析,我们能够研究这些分支的进化,现在我们知道,它们在人类最初从非洲大陆迁徙之前,就与人类物种在基因上有了区分。”

      这项研究是与欧洲研究中心(Eurac Research)的Albert Zink和Frank Maixner研究小组在Bolzano/Bozen密切合作的结果。他们的团队负责收集和预分析冰人的DNA样本。”人类物种进化与肠道微生物多样性的关系,作为一个研究领域,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探索,但通过对古DNA的分析,可以在未来产生更重要的研究成果。因此,寻找更先进、侵入性更小的技术来获取和分析人类遗骸中的DNA是Eurac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

文章来源:

迪特伦托大学提供的材料。注意:内容可以根据样式和长度进行编辑。

Journal Reference:

1.Adrian Tett, Kun D. Huang, Francesco Asnicar, Hannah Fehlner-Peach, Edoardo Pasolli, Nicolai Karcher, Federica Armanini, Paolo Manghi, Kevin Bonham, Moreno Zolfo, Francesca De Filippis, Cara Magnabosco, Richard Bonneau, John Lusingu, John Amuasi, Karl Reinhard, Thomas Rattei, Fredrik Boulund, Lars Engstrand, Albert Zink, Maria Carmen Collado, Dan R. Littman, Daniel Eibach, Danilo Ercolini, Omar Rota-Stabelli, Curtis Huttenhower, Frank Maixner, Nicola Segata. The Prevotella copri Complex Comprises Four Distinct Clades Underrepresented in Westernized Populations. Cell Host & Microbe, 2019; DOI: 10.1016/j.chom.2019.08.018


奥茨人(Ötzi):

奥茨人

 

      来自德国南部城市纽伦堡的赫尔穆特·西蒙与他的妻子伊利克外出徒步旅行,在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靠近豪斯拉布约奇山口的一条冰川里发现了一具身体上部裸露于冰层外面的木乃伊。专家们经过分析认为,这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古代武士的尸体,穿着整齐的皮袍和皮鞋,带着弓箭。这具古尸就以被发现的地点而命名为“奥茨”。
      测试发现,这一颜色灰褐、形状干瘪的尸体具有5300年历史(中国的三皇五帝时期),比现存最古老的埃及木乃伊还早近1000年。而且,“奥茨冰人”的衣服和随身携带的物品都保存完好,这对研究欧洲青铜器时代末期的社会发展状况具有很高的价值。
      冰人奥茨携带基因突变G-L91。冰人奥茨和这19位献血者有共同的祖先。据推测,他们共同的祖先可能生活在10000至12000年前。单倍群G在欧洲很少见,主要扎根于中东地区。研究推测新石器时代的革命动荡促使人们向西迁。另外欧洲主体白人基因突变为R1b和R1a,起源于中亚草原带,讲印欧语系。似乎是现代欧洲白人取代了古欧洲人。单倍群R覆盖了G,就像白人在美洲做的那样,干掉了几乎所有印第安男性,R覆盖了印第安标记Q。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cphf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绿色生活

热门评论